脱臼

发布时间:2020/1/30 15:12:54     点击数:

脱臼

 言士二大卫 苏州知青

     脱臼     

作者 言士二大卫


上世纪,1970年,冬至日。苏北大地,天寒地冻。农场广阔的大田里,一行行紫褐色的棉花杆,被知青们使劲地连着冻土拔起放倒。尽管稚嫩的手上,被棉花钩子磨出了殷红的血泡,但想到一年一度的回城探亲假快要到来,知青们的干劲一如既往,额头上汗渍渍的。


临近日落,天空忽然乌云密布,横着吹过的大风一阵紧一阵,象是要下雨。天有不测风云!指导员,在田头大声地喊,收工!大家动作快点!每两人扛一捆棉花杆,回去,堆放在食堂前面!

 女知青小玉和小丽,扛了大大地一捆棉花杆,跟在田埂上鱼贯而行的知青队伍里,高一脚,低一脚,急急往大田外走。俩人个子都不高,小玉在后,前面的路被大捆的棉花杆挡住了。田埂不宽,旁边就是一米多深的条沟……“啊——”小玉突然一声大叫,她一脚踏空,狠狠地摔倒了,滚下了条沟,散落的棉花杆压了她一身。


这时,乌沉沉的天,飘起了冷飕飕的雨夹雪。


大家,手忙脚乱,赶紧去拉条沟底下的小玉。可是,脸色煞白的小玉,扭曲了沾湿的身体,哭喊着,“痛啊……痛死我啦……”,她的下半身已经不能动弹了。


有事故!以身作则,和知青们一起奋战在大田的老连长跑过来了,吩咐几个男知青,轻手轻脚把小玉抬上来,后边几个知青架着,前边老连长背着小玉就往营部跑。


纷乱的雨夹雪,飘飘洒洒,看样子要下大!一路上,小玉,泪流满面;老连长,汗流满面。


宿舍里,冷得发抖的小玉,不哭不喊了。面对下半身不能动弹的小玉,连卫生员,营卫生员,面面相觑,无能为力。随后赶到的军医,喂了小玉一颗止痛药,说,髋骨脱臼了,这时我也没办法,先送团部医院吧,时间久了,会影响血液循环,伤了股骨的。


外面,天色已暗,冷风冷雨冷雪,越来越大了。里面,小玉下肢曲屈,愈发疼痛,又开始哭喊。用没遮没挡的手扶拖拉机,或者马车牛车,送团部医院,路途远,风大雨大雪大,一路颠簸,看来不行!怎么办?


为难时刻,宿舍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是男知青小居。他走到床前,看了看小玉,用手指点了点小玉的胯部,说,你忍一忍,不要躁,要安静哦。然后,对大家说,你们全部到外面去,等一等,让我来试试看。大家疑惑地看着小居,葫芦里卖得是啥药?但还是都退到了门外面,只留下了小居要求留下的哥们小周。


事后,有着哥们义气的小周,还是给大家透露了小居的“三脚猫”本事。


宿舍里,小居让小周按住“哇哇”喊痛的小玉,自己脱了破棉袄,撸起袖子,褪下小玉的长裤,一手把住了小玉的大腿,一手把住了小玉的大腿根部,差不多摆正位置,猛然一个使劲推动,“咔”,胯部脱臼处,复位了!然后,拿手掌在小玉胯部脱臼处顺时针按摩了一会,帮着小玉轻轻抬抬腿,动动脚趾,说,好了。


不到5分钟!大家进来一看,好了,不痛了,羞答答的小玉,盖着被子,在喜极而泣。神了!老连长,喜笑颜开,转身关照说,去,快去,让食堂做一碗鸡蛋挂面,不,三碗,小居和小周也有功劳。


小居,对老连长说,她三个月不能下大田干活啦。说完,拉着小周就走了。


原来,小居他家是南京的,家里三代开了剃头店,在当时是属于家庭成分不太好的。小居在来农场当知青前,也在父亲的剃头店做过帮手。他不光会一点剃头的老式手艺,也从父亲那里耳闻目睹了一点推拿正骨的家传手艺。平日里,男知青的头发长了,他也会帮忙剃一下。他块头不算大,但因为懂得一些反关节摔跤,连里的男知青没一个能摔得过他的。没想到,这次小玉的髋骨脱臼,被他治好了。


春节后,探亲假回来不久,小居被老连长安排去了“老虎灶”,一方面负责供应全连的热水,一方面负责全连男知青的剃头。


新世纪,2010年,冬至日。几个当年的知青小聚时,有问到老居,现在有人脱臼了,你还会推上去正骨复位吗?他笑笑说,不会,不会,送医院,立马了事。又有问到老居,当年为小玉胯部脱臼的正骨复位,你的手触碰到了姑娘的私处,有感觉吗?他笑笑说,一心救死扶伤,没得私处,只想赶快了事。


嘻嘻对哈哈,小酒杯,一碰,脱臼的知青故事,就此了事。



在线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