啼笑皆非 ——夏维淳“墨舞人生”上半场

发布时间:2020/1/30 12:59:42     点击数:

点击以下标题进入苏州知青公众号阅读原图文

啼笑皆非 ——夏维淳“墨舞人生”上半场

 辰光 苏州知青 2019-12-28


“墨舞人生”苏州知青书画邀请展上,我接触了不少有知青经历的书画艺术家,听了不少他们的“墨舞人生”的故事,笔耕墨耘书画院秘书长夏维淳平静地说了他的一二事。听着听着,我好像被拉进了剧场,看着一部“啼笑皆非”的喜剧……


 

半个世纪前,一个受家庭熏陶,喜爱画画的男孩夏维淳,终于考上了南京艺术学院附中美术科。他高兴啊!他珍惜机会刻苦学习绘画的基本功。两年了,他正准备明年好好学习,以后能正式上南艺啊!离毕业升本科就差那么一年,突然校长的一个宣布让他惊愕——国家困难,学校停办。夏维淳辍学回家成了“社会青年”。

 

江苏人民出版社在无锡办了一个连环画进修班,“社会青年”夏维淳被招入。夏维淳学了两个月连环画,就与张晓飞、顾曾平等根据锡剧现代戏《六里桥》创作了一本反映农民斗争题材的同名连环画,有一百多幅图。说好了,江苏人民出版社要出版的。“文革”来了,夏维淳参与的这个处女作未出世便“夭折”。

 

夏维淳的父亲通过一位姓叶的老中医,认识了著名的山水画家张晋。张晋是当时江苏省国画院画师,他以擅长金碧重彩工笔山水著称画坛。张晋知道了夏维淳的境遇之后,非常愿意收夏维淳为入室弟子。那是1962年的中秋前一天,夏维淳16岁。


跟随张晋学画刚满二年,上山下乡的热潮起来,在农工党市委工作的父亲要带头,他动员儿子去农村锻炼。夏维淳告别了张晋先生,告别了三天两头踏上的张先生家的木楼梯,插队去了吴江八坼南联二队。

 


夏维淳在大田里被叫到公社去画画。当时要宣传农村的典型人物沈玉英,他参与了连环画《洪泾河畔向阳花》的创作,后来又去了吴江金家坝参与教育革命展览的筹备。在这个时候,在八坼都知道有个苏州下来的“会画图的插青”,名叫夏维淳。

 

恢复高考了,南艺决定优先在当年解散的附中学生中去招新生。南艺招生办的两位老师找到了夏维淳的父亲。父亲欣喜若狂,很快把消息告诉还在农村的儿子。


 

南艺招生考试的名单送到苏州招生办。夏维淳的名字被除去。理由是:招生简章规定招生年龄是25岁,夏维淳已经26岁了。父亲和儿子欲哭无泪。

 

南艺招生老师向学校当时的军管会领导汇报这个情况。领导说“可以先参加考试再定”。夏维淳走进考场,他,用他在附中学习的基础、用他拜张晋先生为师得到的精髓,用他在农村绘画的经历,交上了一份让老师十分满意的答卷。 


父亲和儿子一起静静地等待。在等待一个让一个青年改变人生轨迹的喜讯。可是它迟迟没有到来。还是因为这个“规定”,还是因为“夏维淳已经26岁了”。夏维淳问父亲:“我,为什么已经26岁了?”

 

父亲是当时民主党派的一个老干部,他硬着头皮去找教育部门的熟人:“以后如果有机会考试,我儿子还想去试试。”

 

机会又来了。

 

1973年,在常熟的苏州地区师范学校,要招艺术班学生,年龄放宽。“去考,去考。”父子俩都不想放弃。夏维淳再次走进考场。他带上了好多自己在农村画的素描、连环画作品。

 

考试开始,坐在对面的老师说:“夏维淳同学,请你唱首歌。”


夏维淳诧异,是否听错了,问老师:“什么?”


“是的,请你唱首歌。”老师说,他是音乐老师。


“我是来学美术的啊?”夏维淳怎么也想不明白。


“你随便唱首歌,大海航行靠舵手,会吧?”老师提示夏维淳。


“会,会。”夏维淳唱起了“大海航行靠舵手”。

 

夏维淳被录取了。后来老师告诉他,你不管唱得怎样,总会被录取的,学校艺术班以学音乐为主,兼学美术。老师又说,但是现在没有美术老师,你已经画得很好,班里的美术课就由你来当老师。那位老师还对夏维淳说,部队里有句话叫“官教兵,兵教兵,兵教官”嘛。

 

就这样,夏维淳成了苏州地区师范学校的首位美术老师,不过是兼职的。世事无常,夏维淳这个美术教师的身份以后就发生了变故。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苏州地区师范学校曾承接江苏师院的高师函授业务,负责教学管理工作,参加学习的都是当时学历未达到大专水平的初中教师。当时负责这项工作的是地区师范学校的一个“函授部”。1979年,苏州地区恢复筹建“苏州地区教师进修学院”,除了广为招纳优秀教师外,将这个“函授部”迁至苏州作为工作班底。

 

其中有位负责“学籍管理”的常熟同事不愿到苏州工作,学校了解夏维淳有回苏的愿望,征求夏维淳意见,愿不愿意顶替常熟同事的名额回苏州工作。但是如要去,要答应三个条件:教师改职员;住房不分配;配偶不随带。夏维淳一一答应了。

 

在苏州地区教师进修学院,从那年开始,夏维淳参与筹建,在函授科做学籍管理,后调宣传科,到八十年代后期学院开设艺术系后,夏维淳被请去担任美术老师,上素描和实用美术等课。一批批学生从学院大学毕业了,他们的艺术系夏老师,始终没有正式的教师资格,也只有中师(苏州地区师范毕业)学历,始终是这个学院的一名普通职员。

 

正是在这个时间段,夏维淳的连环画《三个女兵》由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了。连环画《夜莺》入编江苏少儿出版社《世界童话名著精选》获得国家新闻出版署、文化部等举办的1982年-1988年全国少儿读物评奖”三等奖。


 

1993年,夏维淳调到苏州市群众艺馆工作。当时,馆内正开始职称评定。他试问办理人员:“我可以申报吗?”“你刚到馆里怎么可以。要在馆内工作满六年。”一个“闷棍”,夏维淳被打了回去。

 

在一个偶然的时间,夏维淳去市文化局见到当时的周文祥局长。局长问他在群艺馆工作的情况,知道他没有资格申报评职称。局长马上拎起电话打给群艺馆:“一个已经在艺术创作上有了很大成就的艺术工作者为什么不可以破格申报啊?”

 

一个偶然的时间,一个局长的电话,夏维淳成功被评上中级职称,以后,他通过了古汉语考试,加上他的业务成绩,经申报被升为副研究馆员职称,也当上了苏州群众艺术馆的美术部主任。在为群众艺术工作的同时,他的中国画、连环画的创作进入了巅峰期。



夏维淳《南社苏州诗五十首》《南社苏州词五十首》绘画选

夏维淳参与主创36米中国画长卷《锦绣苏州》,连环画《狮子回头望虎丘》、《南社苏州诗五十首》、《南社苏州词五十首》等先后出版。常熟火车站正在兴建,夏维淳为它创作的一个大型浮雕《常来常熟》的画稿已经完成。

 

夏维淳,现在是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苏州东吴画院院长、苏州市书画研究会会长、苏州寒山艺术会社副会长、江南书画院常务副院长、苏州市职工美术学会顾问、《华夏美术》杂志副主编、苏州市知青文化研究会笔耕墨耘书画院副院长兼秘书长。

 

苏州首次举办“知青书画邀请展”,夏维淳选送了一幅水墨作品《日出东方》。


 

他说:“我用了大半年的时间构思该如何画这幅总是浮现在脑海中的‘日出东方’,又用了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去完成。近处我用了较重的墨色表现古城,远处我选择了较淡的墨色展现生机勃勃的园区地带,太阳我也改用了比较西式的画法,只用红色的光晕勾勒出太阳的形状,这可能也是我比较浪漫的构思吧!”

 

他说;“我这里有北寺塔,往东就是东方之门,之后的金鸡湖上,还有一轮太阳在慢慢升起,就如我们所在的苏州,像晨起的太阳一样,朝气蓬勃。”

 

在夏维淳的“墨舞人生”中,“啼笑皆非”的上半场已经落幕,下半场“日出东方”正在徐徐拉开帷幕。


……………………………………………………………………


相关图文链接:

言恭达:办这样一个展,凭什么?|墨舞人生-苏州知青书画作品邀请展开幕

他们准备了半个世纪|“墨舞人生”书画展等你去阅读


在线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