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又一年

发布时间:2020/1/30 12:37:12     点击数:

一年又一年

作者:刘  汪庆平



春节的年味在来去匆匆的脚步声中逐渐淡去。时光,悄然漫过岁月的河,似水流年。回眸,心中有淡淡的喜悦,淡淡的惆怅。春夏秋冬,又一年就这样飞走了,每一年的春节,都想给自己留下一些痕迹,也想用文字来记录那一刻的光阴,也许多年后,白发苍苍时,坐在摇椅上,看着此刻的文字,想着那些一路走过的足迹,也是一种幸福。回首已逝去的岁月,心底不由泛起阵阵波澜,,浸透了我人生的百味,有酸甜苦辣,也有喜怒哀乐……


小时候,家里的的生活不富裕,但温馨快乐。离过年还有半个月,妈妈就开始备年货了。数着手里的那点定量供应的“票”,精打细算,但妈妈总有办法再弄到点什么,总会有一顿一年里最丰盛的年夜饭操办出来。我跟着忙前忙后的妈妈,看着妈妈买回的一样样年货,那份馋劲似乎在问妈妈:为什么非要到大年三十才能吃?盼过年就是盼大年夜的一顿好菜好饭、年初一的压岁钱和一身新衣服。还有那么多的糖果、花生、瓜子。还有在年里各家影院剧场都是满座,那种纯朴的快乐,真是开心的不得了。那一年年就是一张张撕掉的日历,盼望着明天、盼望着长大…


长大了去了农场,盼过年就是盼一年一度的探亲假,那十五天系着我所有的期盼,盼中有爸爸温暖的肩膀,有妈妈浅笑的眼睛,没有什么日子比这十五天更重要,那是生命中最华贵的节日。三百六十五天,我用三百五十天的苦和累、血和汗、盼那十五天的快乐团聚。回家过年的路有千里远,不管是阴晴、风雨、还是大雪纷飞,都算不了什么,到家了,一张张亲切笑脸抹去一路的累累风尘,笑着的眼角却泛着泪光。妈妈笑着拉着我的手,不舍地说:手上长了这么多的老茧,是一串串血泡磨出来的,平儿,苦了你了 …深邃的目光看进我的眼睛深处。姐摸着我的脸,心疼地说:怎么晒得这么黑?我说:,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叫健康美,是苏北的太阳送的,是黄海的海风吹的,没说完,姐已是泪流满面:平妹,你长高了,长大了……每当这时,我的感觉有点复杂,无所适从的样子,傻傻的一笑而过。我只知道:只有在这里,如炎炎夏日曝晒下的绿荫,给我一丝谅意;如冰天雪地里的一个小木屋里的火炉,给我温暖和希望。每次过年回家看着亲人的眼光,自己也会特别的柔情,我会有一种醉意在心尖萌动,轻轻柔柔,缠缠绵绵。一年又一年的苦盼,盼尽了青春,谁能听见我的乡愁?声声慢…


回城了,苦于工作,忙于学习,奔波于各地城市之间。还是盼着一年一度大年夜的那份温馨。享受节日期间全家团聚的那份喜庆和热闹,虽然忙碌,却也其乐融融。我执意地认为哪里有妈妈,那里就有浓浓的年味……曾经是这样地喜欢过年,因为有妈妈的笑容和我的牵挂。多年前的那个立春,我失去了你。淹没了所有的温暖,那个萧瑟的年三十,一缕哀怨伴着我的无助,苍白地呼喊:妈妈,又过年了,我的思念你是否听得见!我一度无法自己,我的悲欢,因你而来。常常,莫名的忧伤,莫名的喜悦。从此不记得过了多少年。你是我最幸福的记忆却又是我最疼痛的割舍。


年味渐淡,快乐也好,失落也罢,如浏览过的电脑页面被点击翻过,成为过去的烟云。回望、眺望、凝望、渴望过后,扑面而来的是新一年无限的新鲜与希望,自己的工作与生活,要面对,要把握。



好想,人生如歌、一年一年就是我那苦寻的知音,懂我的心律、我的沉浮,而我,只是曲谱上一个小小的音符,为你奏出阳光倾泻、暖媚明亮的温度。


好想,人生如画,一年一年就是我追觅的七彩,知我的血色、我的苍白,而我,只是粘附在你笔端的色彩,为你涂抹生命中的黑白分明、世界的晶莹。


岁月好静、哦,一年又一年。



在线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