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妙观露台春秋

发布时间:2018/5/13 16:44:26     点击数:

作者 安琪儿

微信公众号阅读链接

春秋者,时光、岁月也。露台么,就是苏州玄妙观三清殿的大门前。它东西宽约27米,南北进深约16米,四周围有青石栏杆,整个露台高于地面六七十公分,至今已有1700余年。明朝天启年间,据说玄妙观就有露天书场,大约清代以后,玄妙观内,特别是露台周围的空地上设摊日多,且种类五花八门,有各式小吃、日用百贷、花鸟鱼虫,以及医卜星相、江湖杂耍等等,逐步演变成古城中心最闹猛的地方。多少年来,不管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是善男信女,还是富商小贩,有空没空,有钱没钱,都愿来此光顾。世间许多喜剧和悲剧,甚至闹剧和丑剧,也都在这里上演过,使得这块空地和高居其中的露台,就像是社会的万花筒和历史的小舞台。

 

小书摊、小热昏和朱松官

 

我辈生亦晚,记得初次光临露台,应该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我上小学时。一次和小伙伴荡观前不经意走进玄妙观,但让我们停住脚步的倒不是林林总总的摊位和热闹的人群,而是一排靠着三清殿西山墙、竖在两米多宽台基上的小书摊。我们顿时被小书中精美的画面和有趣的故事所吸引。当时这些供租阅的小书,现场看一分钱两本,借回家看一分钱一本。我们三人每人花一分钱挑了两本,看完后偷偷互相换了看,就这样一分钱等于看了六本小书,真是赚大了。之后我们经常来此租阅小人书。从这些小人书中,我认识了岳飞岳家军,知道了杨家将,也明白了“完璧归赵”和“窃符救赵”是怎么回事……总之,当时的那种获得感和愉悦感是课堂里找不到的,乃至今天,回忆起来仍有一丝甜味。当然,我们的偷换小书的行经也引起了摊主老头的怀疑和警觉,不过这书架上的小人书,我们当时觉得好看的也不多了。


怀着不舍的心情离开小书摊,我们在露台上和空地上的人群中挤出,许多地方都是走马观花,而最吸引我驻足的是“唱小热昏”和朱松官卖蛇药。我看到的“唱小热昏”,估计是老俩口,他们常在露台南面石栏杆外的空地上设摊。两条长板凳上放一只小木箱就是他们的全部家当。老头戴一顶有小翘辫子的帽子,老妇则一手拿竹片,一手拿小锣。他们大多是自编自演,不论是社会新闻,还是家长里短,经他们绘声绘色地边唱边说,很能吸引人们前来观看,尤其是老头学起戆大来更是活灵活现,嘴里还念念有词“阿三头,呒青头,撒尿撒嘞茶壶里,淘米淘嘞嗨夜壶里……”让大家笑得前俯后仰。为了增加表演的效果,在说唱过程中,老妇常会拿敲锣的那块竹片,随手朝老头的后脑勺“啪”的一下子打过去,这可真是突然袭击,直打得老头又缩脖子又吸冷气。记得后来我很少再去看他们的“小热昏”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那厚厚的竹片声和薄薄的头皮间的撞击声,听了总觉得不舒服。

 

在露台及四周空地上的各种撂地摊的表演中,给大家留下印象最深的莫过蛇医朱松官。他原籍浙江嘉兴,小时家境贫寒,父母早亡,以讨饭为生,在常熟他被一捉蛇人收养,并学会了捉蛇和制药的技能,后迁居苏州葑门十全街自立门户。姑苏城外多水网山岭地形,蛇患肆虐,让他这个从小练就的徒手逮蛇绝技和颇具疗效的蛇药有了用武之地。朱松官那时正值中年,身材虽略显瘦小,但身子娇健,浑身皮肤黝黑,嗓门有些沙哑,应该是他常年野外活动和爱好喝酒使然。

 

我曾在露台上看过他开场子,只见他赤裸上身,脖子上挂了一条蛇,手臂上缠了一条蛇,都是昂头吐信,咄咄逼人。他边来回走动边滔滔不绝地介绍自制蛇药的各种功效。我也见过他为了推销蛇药让毒蛇咬破自己舌头的场面,但见那被蛇咬过的的舌头很快变黑变大,鲜血直流,其状惨不忍睹。经过他用自制的药粉反复涂抹,约半个小时后方止血消肿。这种近乎自残的方式比起唱小热昏老头的那记头皮,真乃大巫见小巫,可见当年那些吃开口饭和撂地摊谋生的人们是多么不容易。别的场子随着观众越围越多会越来越小,唯有朱松官的场子,围的人越多,场子会越大。因为只要他身缠毒蛇贴着人群走过去,人们就会纷纷被吓退。所以看他的表演,你不用往前挤,只要能站住不动,用不多久就是头排观众。

 

露天仓库和活报剧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对我们国家来说,是个比较特殊的年代,也有人称之为“火红的年代”或“激情燃烧的年代”。当时全国上下,全民动员,热火朝天,运动不断。三清殿前的这块露台虽说是道教清静之地,却不是世外桃源。1958年大跃进大炼钢铁,我就在露台西边栏杆外的空地上,看到用铁丝网围成了一个很大的露天仓库,里面堆满了各种铁家伙,有铁门铁窗铁栅栏,铁桶铁锅铁床架,足足能装几十卡车。它们全是从工厂、学校、商店及居民家中收集来的,要用它们回炉去炼钢。当年的目标是年产800万吨。

 

就连我们小学生也没闲着,每天放学后都在四处找碎缸爿,磨成细粉交去砌高炉。而露台上正在表演赶超英美的活报剧:有两人分别戴着画有米字旗和星条旗的帽子在前面跑,一个身着蓝色背带裤、脖子上围一条白毛巾的“中国工人”在后面紧紧追赶。跑着跑着,“英国人”、“美国人”气喘吁吁四脚朝天狼狈不堪,“中国工人”则昂首阔步超越向前。当年这样的活报剧在大街上经常看到。但是赶英超美并没有想像活报剧演的那样一蹴而就,遍地的小高炉也炼不出一斤合格的钢。

 

时光流转,岁月蹉跎,在经过几十年的艰苦奋斗和坚持改革开放,如今我国的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有许多领域已领跑世界。而我国的钢年产量早已突破亿万吨。不仅如此,为了更加科学和可持续发展,已连续几年压缩钢的产量,这在六十年前简直是想都没有想到。

 

文革风暴惊露台

 

轰轰烈烈的大跃进过了没几年,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接踵而至,到处是口号震天、红旗招展,可说是风起云涌,神州动荡。不久一个爆炸性的新闻震惊全城:玄妙观三清殿内,高达十七米位居正中的玉清塑像,也就是元始天尊的头竟然被人锯了下来。紧接着,玄妙观内东西两侧众多配殿中抄出的各种神像、字画和道经等被焚烧数昼夜,其中有的就堆放在露台上被付之一炬,人们在很远处都能看到冲天的火光。昔日游人如织的休闲中心笼罩在一片萧条惊恐的气氛里。很多配殿不是被贴上了封条,人去室空。朱松官和唱小热昏的和其他摊主一样纷纷偃旗息鼓,销声匿迹。三清殿内的所有神像壁画都被遮蔽,宽广的大殿成了举办各种展览的好场所。除了文革前曾在殿内举办过“收租院”的泥塑展外,19662月举办过“废品利用展览会”,介绍苏州各行各业废品回收再利用的成就。我曾去看过这次展览。后来到了黄海农场,在连队我曾积极参与筹备过一个“修旧利废”的展览,不用说多少是受了这次参观展览的启发。

 

另外,在文革中19673月,三清殿内还举办过“苏三司”和“八一战斗队”罪恶展览(都是文革中的群众组织,不久后又都给平反了)。那些天,露台上站满了各单位来参观的人群。他们都是臂戴红袖套,胸佩红像章,手握红宝书,表情严肃排队入殿。更有印象的是,我还看到过一次在露台上抓人的全过程。那是19674月,有天我因找一位校友,来到玄妙观东脚门友谊商店的三楼,当时是苏州市某红卫兵组织的一个广播站,我刚到楼上,就见几个人跑进跑出十分紧张,一打听才知马上要抓人。原来那几天在露台上经常有人聚在那里交换毛主席像章,整顿过几次收效甚微,因此今天要采取行动。他们召集了不少人预先散布在露台四周,假装着看热闹挤在交换者的身旁。突然高音喇叭里一声号令:“红卫兵开始行动!”小将们一涌而上。不少正在埋头交换者来不及反应已被控制,旁观者一片惊慌赶紧四散遁去。这出闹剧我在三楼朝北的窗口看了个一清二楚。事后被抓的像章交换者听说给训了一顿后都放了,像章则被没收。今天,毛主席像章在全国的古玩市场几乎都能找到,有关的奇闻轶事也有不少,这也算是其中一件吧。

 

改革春风吹露台

 

将近十年的文革期间,玄妙观内的各种个体摊点几乎全被禁设,人们也没有心情来此休闲,就连露台中央的大香炉也断了香火锈迹斑斑。直到文革结束后,改革的春风吹遍神州,才一扫玄妙观内多年的阴霾。1979年的12月,江苏省十多个市县联合组织的大型特色糖果展销会在这里举办,场面轰动,反响热烈,给这里正在不断增多的个体摊位提升了人气。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步深入和企业转制步伐的加快,许多单位陷入困境,不少下岗职工不等不靠,单枪匹马来到玄妙观摆摊营业,开始闯荡江湖,成为市场经济的弄潮儿。据统计1985年玄妙观内各种个体摊位多达157个。


许多当初的下岗职工就是在这里掘到了事业发展的第一桶金。如今他们中有的已在海外发展,有的成了大公司的老总。而这方平整又宽广的露台,除了游人来此歇脚,还经常看到三五成群的生意人在这儿聚首。他们探讨行情,报价还价,什么“上家下家”,“进价出价”,成了他们的口头禅。今天手机普及可说是人手一机。当年虽没手机,但他们也是人手一器,那就是电子计算器。市场管理部门也因势利导,将观内各式摊位分门别类,集中安排在东西两条甬道的两旁,并搭起了整齐统一的售货亭。其中东路以各种小吃为主,西路以服装、小百货为主,一时间这里俨然成了一个集市,每天都是人来人往。


上世纪末,为了更好地弘扬传统文化,优化商业布局和发展旅游经济,观前地区进行了大规模的整治更新工程,玄妙观也在其中。199812月《苏州日报》曾整版介绍了该工程的规划设计方案。不久工程实施,东西甬道上的售货亭全部迁出,其中部分安排在玄妙观东部的几条小弄内。19999月该工程结束,观内拓宽了甬道和广场,新栽了树木花草。据记载,露台的东西两头以前分别有四角亭和六角亭各一座,这次整治中得以恢复,供游人休憩。此外,三清殿作为全国重点文物,连同露台一起受到格外关照:在它的四周建起了用金山花岗石栏和石板组成的围栏,并需购票入内参观。


经过这次大规模的整治,玄妙观的环境更加美观和舒适。逢年过节,有时会在这儿举办其他市(区)的特色民俗文化、农副特产和文明成果的“三进城”展示活动。在正山门的临时舞台上,还能一睹道教音乐的精彩表演,看到久违了的“笃齐钹”——飞钹绝技。而越来越多的外地游客,在饱览了姑苏园林的美景后,来到观前品尝美味的苏帮菜,酒足饭饱后,再顺便捎上些老字号名店中的各式土特产,有的也会来到露台上歇歇脚,到三清殿上柱香,然后心满意足地踏上各自的归程。

 

一年一度一春秋,光阴似箭去难留。从我当年邂逅露台,至今已有一个甲子,而我本人也已年逾古稀。自从露台连同三清殿被圈进了保护区,我就没再上去过。但只要有机会经过那儿,我都会停住脚步,透过那苍老斑驳的“钉钉石栏杆”,仔细打量这块安静的露台,而那些年发生在这里的人和事,便会不断涌现在我的眼前,就像昨天看到的那样清晰,以致让我就这样远远地望着它,良久良久……


在公众号上的留言:

大鹏

玄妙观三清殿应该恢复到原来样子,不能圈起来收钱!宗教协会应协调一下,西园,寒山寺收的可以给点道士!
2018-05-21 00:18:56

仲师傅

玄妙观还有个菜市场是大家熟悉的,也是周边居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中山堂的电影院,牛肉锅贴,牛肉粉丝汤等等令人难以忘怀。
2018-05-20 21:22:14

朋友11

在文革后期,三清殿露台上还曾经出现过一个号称活济公的角色,此人瘦小邋遢颇有点济公风味,晓通一些国内外小道消息,一众人围着他东问西讲,对时局对形势议论纷纷,充分显现了当时群众对文革的疑虑和对国际时事的关切,活济公似乎肚子里有点货,人们都围着他问些关心的形势,一段时间也成了露台上的一道风景线。后来这个'活济公’就不知所踪了。
2018-05-20 19:52:14

董寿柏

还有蔡少武飞车走壁
2018-05-20 18:22:33

丁德明

当年三清殿三大真人的头是平江区一个姓萧的副区长带头锯掉的,
2018-05-20 15:53:09

心士

从前,大家都能上露台。现在,有钱人才能登台。将来,?
2018-05-20 07:41:33

老宝宝

苏州玄妙观见证了政治,文化,经济,人事变幻的沧桑。几经兴衰今犹在,故事写得好。旧时就有:吃茶在三万昌,撒尿到牛角浜。玄妙观还在观。
2018-05-19 20:11:44

阿德

亲见原平江区XX用索套住原始天尊头胫然后率领一群喽嘍喊着号子要将雕像拉倒结果只拉下一个头,悻悻然而去。
2018-05-19 12:30:48

李道原

我的学校“苏州市第九初级中学”就在玄妙观背后的旧学前,几乎每天放学后都会去玄妙观。或看小人书,或看朱松观,玄妙观每一天都是热闹非凡。总之,与作者所写相似,故读来非常亲切。
2018-05-19 09:24:20


毛桢灿

一去不复返了!
2018-05-19 07:04:32

乃分孑

曾有记沈阳杂技团的一次表演空中美女口咬柱子上鲜花在转圈的杂技,配上令我听之陶醉的“彩云追云”的民乐曲。点缀露台春秋之玄妙观
2018-05-18 12:54:12

裕楼

那时广场上没那么热闹了。
2018-05-18 08:56:07

裕楼

文章写的真真切切,那时的玄妙观比现在好玩多了,因为家住附近,小时候经常去,到文化大革命时玄妙观变成了阶级斗争教育观,展出的是刘文彩…
2018-05-18 08:52:49

快乐大风车

玄妙观后面每到秋天就是卖蟋蟀,斗蟋蟀的地方。露台上还有训黄雀、麻腊的。
2018-05-18 08:47:23

仙人

看了玄妙观露台春秋这篇文章构起了我小吋候的
2018-05-18 06:54:14

在线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