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颖小说 《花儿》

发布时间:2017/1/5 10:53:56     点击数:


·小说·花儿 

作者 齐颖

    我真委屈,想不到一向勤勤恳恳、工作认真负责的我,居然受到了严厉的批评,而且是在一场劳累之后。我既愤怒又恼火,可火又没处发。哼!可恶的的畜生,该死的野猫啊!我一定得好好收拾你。那几天,年青气盛的我一直在咬牙切齿地诅咒着。

 当时,我是苏北某农场的知青,在炊事班工作。那天,劳累了一天的我,尽管很想早点儿休息,但还是坚持将已杀好的十多只鸡逐个开膛破肚,洗好收拾好,为明天食堂会餐作好准备。

 食堂会餐一次很不容易,往往得要我们几个炊事员整整地忙活上好几天。有些事必须得提前做好。自己多劳累一点,各项工作准备的更充分一点,大家的满意程度也就会更多一点。

 在大田地里劳作的那班知青们可真不容易,他们付出的体力是极大的,而收入却是极少的。平时在食堂吃饭,伙食都很差,那十几块钱,全都填到肚子里都不济事。好多人根本吃不饱,平时总认为是食堂剋扣了他们,都打算趁会餐的机会好好地补偿一下。我知道,他们早就眼巴巴地等待着会餐的时刻快点儿到来。

 我也从事过大田地的劳动,深知他们的艰难和感受,可我无法关照他们中的任何人,即使是我的亲兄弟也不可能。只有在每次的会餐时刻,我才可以尽量地弥补平时对大家的照顾不周,我总是会全力以赴,尽量争取将我自己的事情做得好些,再好些。

 我默默地干完了一切,将厨房也收拾得干干净净。时间已经很晚了,精疲力尽的我,那一夜睡得可真香啊,而且还做了个美妙的好梦,梦见自己高举着酒杯,和所有的人干杯,见到大伙儿那份高兴劲儿,我的心里就象喝了蜜糖一样的甘甜,痛快。我沉浸在美梦的欢乐之中。

 突然间,美梦被打断了,我被人抓着肩膀从床上拖了起来。一个极其粗暴的声音在我耳边吼叫着:“你这个家伙,快去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

 我懵松着双眼,莫明其妙地看着司务长气急败坏的神色,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瞪大了发红的眼睛问道:“怎么啦,发那么大火干什么?”

 司务长平时对我说话总是慢条斯理,对我的行为也总是赞誉有加,想不到他听了我的话后更恼怒了,他顾不上我还衣冠不整,硬拖着我来到了厨房:“我要你好好的看看!”

 天哪!我傻了眼。我昨天夜里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厨房一片狼藉,我辛辛苦苦洗净排列在案板上沥水的十几只鸡被扔得满地都是,而且抓咬得不成样子。连放在一旁没处理的鸡毛、鸡肠等污物也被拖得遍地开花。整个厨房是臭气熏天一片狼籍,脏乱得惨不忍睹。一看就知道是野猫惹下的大祸。

       司务长特别生气,他认为这是我的工作没有尽到责任,让野猫钻了空子,除了吃饱喝足外还大闹了一场,真让我丢尽了颜面。我的辛苦白费了,劳累了半夜反落了不是。作为上进心很强的我来说,自尊心也极强,以前看到听到的都是鲜花和掌声,受如此严厉的训斥还是第一回,我受了委屈,我愤怒极了。该死的猫!该死的猫!!我一定得好好收拾你。

        以后的好多天,我一直是怒火中烧,耿耿于怀。虽说司务长早已对自己的粗暴态度向我作了诚恳的检讨,可是我却一直在设想着对那只野猫的报复计划。

 终于,我有了个好主意,准备来个瓮中捉鳖。野猫是从水池的倒水口钻进来的,出去时也一样,只须将倒水口堵死,该死的野猫就不能自由进出了。

 这天晚上,我就照此办了,并且特意拿了些肉食放在案板上的显眼之处,将卖饭菜的拎窗用一块砖头垫起,高低恰好能容一只猫钻进去,并且将厨房的灯大开着,不由得猫不动心。

 该死的家伙,收拾你的时候来到了,你的死期到了。我躲在宿舍里,关掉了电灯,将门稀开一条缝,从里面可以看到厨房里的一切动静。

我在黑暗中等待着,耐心地等待着,等待着报复那只该死的野猫,等待着那个时刻的到来。时间一分一分地,一小时一小时地过去了,报复的心理使得我精神抖擻,毫无一点倦意。   

 过了半夜时分,它终于来了,该死的家伙终于出现了。只见一只黑白相间的大花猫迅速跳上窗台,只稍稍向四周张望了一下,就迫不及待地跳进了厨房。

 我激动万分,心跳得厉害,屏住呼吸,躬着腰,蹑手蹑脚,悄悄地飞速冲向窗台,半秒之内就抽出了支着窗户的砖块。那只该死的畜生意识到自己已无路可逃了,急得乱蹦乱撞喵喵地大叫。

 我回过身拿起早已准备好的木棍,冷笑着走进了厨房。那只猫见有人拿着棍子来了,预感到自己的死期到了,更加恐慌了,更加疯狂地上窜下跳,发出阵阵绝望的哀嚎。我却有些得意地细细打量着我的俘虏。

 凭心而论,这是一只非常少见的漂亮的大猫,浑身上下的皮毛溜光水滑,身体骄健敏捷,胖呼呼的,约有七八斤重。可以看出这是一只养尊处优的富贵猫,确有几分可爱之处。不知是谁家那么有钱,在那个大多数人家都处在贫困线上生活的年代,他却有钱喂养着这么一只富贵漂亮的大花猫?细细想来,整个队里也没有这种人家,一定是从别处流窜过来的野猫。你让我丢了面子,我就得好好收拾你,即使是再漂亮再尊贵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你。

 残酷而又血腥的报复开始了。尽管那只野猫在竭尽全力地上蹿下跳,可是它找不到一点儿出路和生路,我的木棍一次又一次地击中了它,它受了重伤,上窜下跳的速度慢了下来,凄惨的哀鸣声却一声高过了一声,它痛苦的样子也非常可怕。只见它的一条腿已经被打断,满头满身全是血,花猫变成了血猫,它再也动不了,只能趴在地上瞪大着眼睛绝望地哀鸣着,似乎在哀求我高抬贵手,放它一条生路。

 以前曾听人说过,猫是由七个虔诚修炼的尼姑们前世的灵魂投胎而来的,投身一次相当地不容易,再说眼前的情景也确实是过于可怖可怜了。可是我却欲罢不能了,我以前从没见过这样的惨象,而我也从没象今天这么心狠手辣过。它那凄惨的哀鸣是多么的刺耳啊,我的心被震撼着。

 最终,我的心震撼了,我的手发抖了。当我颤抖的手终于结束了它的生命之后,惨叫之声戛然而止,四周一切马上恢复了平静,而且静的有点儿可怕。我浑身软绵绵的。我很累了,休息了一会,处理完死猫,收拾好厨房,就去睡觉了。

       我的报复成功了,可是成功并没有给我带来半点儿喜悦。那一夜的我惶惶惑惑,眼前总是野猫的形象,野猫的上窜下跳,野猫的哀叫声,以及野猫死后瞪圆着的眼睛。我报复了猫,是因为它让我受到了委屈,可这种报复却没有给我带来半点儿快感,反而是折磨了自己。以后的好多天,我的脑海总是沉浸在恐怖的景象之中,始终不得平静。几天来,我一直列举着百多条的理由,应该处死它,处死它不算是我残害生灵,可是,那悲惨的场景还是实在无法从我脑海中抹去。

 时间又过去了几天,这几天连着下雨,地面上很湿很滑,半夜时分,瓢泼大雨拼命地下着,还伴随着电闪雷鸣,外面的景象很是骇人。

 我被自己的梦魇困扰着无法入睡。猫、猫,眼前尽是猫的影子。该死的猫!该死的猫!你既然已经死去,可为什么你的影子还是迟迟不愿离去!

 小小的生灵你去吧,好好安息吧,别再折磨我的神经了。冤屈的灵魂并不属于你,你完全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处死你并不是我的过错。去吧!去吧!如有来生,千万别再投身做猫了!

 我胡思乱想着,大睁着眼睛不得安睡……

 突然,一道强烈刺眼的闪电掠过上空,紧接着是一声炸雷劈天而降,震耳欲聋,世界顿成一片黑暗,是雷电击坏了电线,造成短路。没有了电,我只能在黑暗之中胡思乱想,情形更加可怕了。

  一阵沉寂之后,睡意终于来临。就在我迷迷糊糊、似睡非睡、似醒非醒之时,忽然,我似乎听到有沙沙的声响从远处的黑暗中传来,静听之下,声音又没了。隔了一会儿,又有声音传送过来了,并且还能听到细微的喘息声,同时还伴有极轻微、极沉重的脚步声向我的方向飘来。

 我屏住呼吸,声音又没了。这样反复了几回,我想,也许是因为雨声太大,是我的错觉而已。然而,那个隐隐约约声音却越来越近了,是两个人的动静,还有悄悄的话语声:“别去……别去……回家吧……回家吧……”,接着夹杂着拉扯挣扎的声音。一不小心,黑暗中我不知碰翻了什么东西,声音立刻停止了。

 恰在此时,又一道长长的闪电掠过,透过窗口我见到两个枯瘦的黑影紧紧贴靠在屋檐下的墙角下,呼呼地喘息着,还有点惊魂未定的模样。猛烈的炸雷声又在响起,好象将其中一个击倒了,另一个好象在用力向上拉他,喘息声更重了。他们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来到了我的门前。

 我好纳闷,我的宿舍离队部很远,平时的晚上根本没人来过,更别说是在这雷声隆隆、瓢泼大雨的深夜了。

 我继续静听着,极轻极轻的敲门声传到我的耳朵里,听得出,这只是用一根手指轻轻地划碰了一下房门而已,好象是不想敲,不敢敲,想敲又不敢敲的模样。其实,就是不敲,我也能听得见,因为离得近,呼呼的喘息声又实在是太明显了,甚至盖过了外面哗哗的雷雨声呢。

 停顿了一会儿,听到没有动静,外面无奈的敲门声又在响起,这次用的是两根手指,仿佛是怕惊醒我,声音仍然是很轻很轻,战战兢兢,诚惶诚恐似的,和外面的雷声雨声以及他自己的喘息声相比,根本算不上是敲门声,可是我确实听到了。那个声音里有一种对我的敬畏,有一种不敢招我惹我的感觉,有一种既无奈又说不出的特别歉意……

 哈!我得意了!我是堂堂男子汉,我怕谁!别看我二十岁不到的年纪,可是什么妖魔鬼怪都不在话下的!我不怕!有种的,你就来吧!我悄悄下了床,摸着了打猫的棍子,紧紧握在手中。当敲门声又在响起,而且仅仅只响了一下的时候,我猛得拉开了门。

 门,重重地撞在墙上,几乎破碎。我暴跳如雷地大声吼叫道:“是哪个混蛋!想干什么?”平时我说话叫喊嗓门都是特别地高,这次为了显示自己的威力,更是将嗓音提高了三倍,那或许是我生平吼叫的声音最大的一次了。

 黑暗中,一个黑影倒下了,另一个也瘫倒了下去,可见他们是被我吓坏了。我真厉害,古往今来的英雄豪杰想必也不过如此吧。我只模糊地见到他们胆战心惊地挣扎着,颤微微地想从地上爬起来。

见到他们毫无反抗能力,我已意识到眼前毫无危险可言,我的胆气更壮了,跨上一步,想将他们拽起来看个究竟。呀!好湿啊!我抓着的是冰凉透湿的衣衫,拉起来的是个瘦骨嶙峋的老人,从他急剧的喘息中,我听出来了,他就是患着严重哮喘病的五保老人,另一个则是和他形影不离的五保老伴。

 “你们来干什么?深更半夜的,又下着这么大的雨?”我一边生硬地向他们询问着,一边将他们往屋里让,又摸索着找到火柴,点亮了备用的煤油灯。

 屋子里顿时有了昏暗的光亮。借着光亮,我打量着两位老人。只见他们还惊魂未定,脸色苍白,模样极其狼狈,穿着湿透了的破烂衣衫,寒冷使得他们微微颤抖着。老头戴着一顶破斗笠,老太的头发向下滴着水珠。他们眼睛通红,满脸倦意,好象是几天没有睡觉吃东西了。

     我的心中隐隐地不安,如此的深夜,如此的暴雨,路又如此的难走,他们想来要什么呢?虽说一般情况下,我对这样的老人都是软声细语有求必应的,可他们也不该在这半夜三更雷雨交加的时刻到来呀!

     大家都知道这是一对苦命的老夫妻,他们饱经风霜,多舛的命运始终不离左右的紧跟着他们。五保老头姓严,从小就父母双亡,三岁丧父,五岁死母,无依无靠,多亏好心的左邻右舍,东家一口水,西家一碗汤,将他拉扯到七岁。七岁开始,就为人家牧牛放羊,自己想方设法养活自己了。

 那都是些什么日子啊!孤苦伶仃没人照顾,饥寒交迫无数次将他逼上了绝境。数九隆冬,寒风雨雪常常迫使他蜷缩在牛棚里不敢出门达数月之久,借着牛身上的温暖使自己不至于被冻死。青黄不接的时候,他几次饿晕在田间小路旁。数十年间他身上从未穿过一件象样些的衣服。小小年纪过早地尝遍人生的艰辛与困苦,悲伤与苦痛。

 周围的人们常以他为饥饿的象征、贫穷的象征、孤苦伶仃的象征。在一次忆苦思甜的大会上,他哽咽着给我们讲述了他幼年时的坎坷经历,所受到的苦难使得许多人都为之伤心落泪。使得我每次见到他,就自然而然地想起他所遭受过的各种苦难。

 由于上无片瓦,下无插针之地的贫困,直到四十多岁他才好不容易成了一个家。女方是一个和他命运相似的苦命人,也是从小父母双亡,只是没给人家放牛,而是给了一户人家当童养媳,挨打受气,逆来顺受,常常在背地里以泪洗面。长大成亲后。命运就更悲惨了。虽然勤劳贤惠,但由于没能生下一男半女,经常受到公婆的责难,受到丈夫的辱骂,受到邻居们的讥讽。闲言恶语使她几乎痛不欲生,逼得她几次寻找短见。生存对她来说实在是太难太难了。  

 解放初,苦大仇深的她在人民政府的支持下,她和那家脱离了关系,和五保老头喜结了连理,他们相敬如宾,恩爱有加,不到两年就有了爱情的结晶,生下了一个白白胖胖人见人爱的小男孩。他们多么高兴啊!老头终于有了后代,半辈子的苦难结束了,,他俩人都可以扬眉吐气了。许多邻里乡亲都来祝贺道喜,当地政府部门也有人前来探望慰问,祝福他们中年得子,祝福他们的幸福生活,祝福他们恩恩爱爱白头偕老。夫妇俩异常高兴,他们除了感谢乡亲们的热情,感谢人民政府让他们过上好日子外,还憧憬着未来更美好的前景等待着他们。由此,他们给儿子取了个好听个名字盼儿。

 土改时,他们分到了土地,房屋和农具,他们终于有了自己的财产自己的家。他们生活在了阳光之下,新的更美好的生活开始了,丈夫精于农田耕作,妻子勤于家务管理,一家三口终于过上了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他们夫妻恩爱,夫唱妇随,蒸蒸日上的生活引起多少人的羡慕啊。       

 

 光阴似箭。日子一天天一年年的过去了,岁月在老两口身上留下了很明显的印迹。而他们漂亮的招人喜爱的儿子盼儿,在他们的百般呵护之下也逐渐长大成人了。

  说也奇怪,老两口都是传统的庄稼人模样,都目不识丁,不善言语,不善交际,纯朴厚道,而他们的儿子盼儿就大不相同了。他们的儿子有一头乌黑油亮的头发,皮肤白净,面色微红,眼睛明亮有神,举止优雅,俊俏潇洒,英气勃勃,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农村长大的孩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盼儿出落的越发的有模有样,帅气十足,越发的招人喜爱了。然而这还不是他最大的优点特长。他最招人喜爱之处则是他的聪明伶俐,是他的勤奋好学,他的克苦钻研,任何东西一学就会,一点就通。在学校里,他的各项学科都是最优秀的。他谦虚好学品行端正,心地善良乐于助人,待人接物礼貌有加,是整个学校、乃至整个县城公认的佼佼者,是该县最优秀的尖子学生,也是众多少女最为追崇的对象。确信在不久的将来,大有培养前途的他一定会成为国家的有用之材。

  他的老父母亲看着自己的孩子有出息,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自豪感,喜形之色溢于言表。邻里乡亲,老师同学都交口盛赞他们的儿子有出息,有前途。老两口乐得嘴巴都快合不拢了,他们整天都想着儿子,看着儿子,可怎么想都想不够,怎么看也看不够。偏偏是他们的儿子又特别地乖巧,特别地善解人意,不止一次的许诺说将来出息了,一定要带父母去北京去上海,去全国最有名的大城市走一走,散散心.让老两口好好见见世面,享享清福,好好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老两口听了,浑身的筋骨都轻飘飘的舒坦,快活的简直都没法形容了。

  这一年,他们的儿子盼儿十八岁了,在县城读高三即将高考。这一天,从学校传来了喜讯,鉴于他们的儿子盼儿的出色表现、实际能力,有关部门已批准他免于考试,直接保送到东北某一军事学院学习深造。

  这引起了多大的轰动啊!该地区的历史上还是头一回遇到这样的大好事,而这样的大好事偏偏又落在了他们的家庭,是他们的儿子盼儿获得了这份殊荣。

  前来道贺的人群络绎不绝,挤满了他们的小屋,老两口激动得说不出话,流下了高兴的泪水,他们为培养出这样的好儿子而自豪,村里的人们为有这样的优秀人材而高兴,老师为有这样卓越的学生而骄傲。老两口也好象年轻了十多岁,在睡梦中都笑醒了好几回。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老两口打点行装,准备送儿子上路的前夕,极其不幸的事情发生了。由于天气炎热,他们的儿子盼儿在离家不远的水闸前游泳时,不幸被卷进了旋涡,他们的盼儿永远地离开了他们。

  瞬间,老两口的所有美梦都被击碎了,他们所有的希望都被夺走了。

  地球仿佛毁灭了,太阳仿佛坠落了,世界仿佛成了冰冷漆黑的一团。从最幸福的顶端到达了最惨痛的深渊,老人啊!他们是如何承受的呢?

  我没见到老人悲痛欲绝的场面,但能想象得到。我听说,两位老人一下子衰老了十多岁,再也没有了半丝的欢笑,再也没有了半点儿快乐;我听说,老两口在儿子下葬时双脚蹦跳用头撞物,悲愤地大叫着:“盼儿!盼儿!你这个没良心的!你害死我们啰!乖儿子,乖宝贝哎,你干脆也把我们带走吧。快把我们也带了去吧。”就昏厥了过去。

  家庭迅速破败,沉重的打击使得老两口的精神彻底崩溃了。两人成天长吁短叹,生活过得不成样子。妻子无心料理家务,整日以泪洗面,丈夫也不再下田耕作,开始迷恋上了喝酒,而且是经常地喝醉,醉了就号啕大哭,哭诉小时候遭受过的苦难,哭诉世道对他的不公,甚至抱怨父母不该带他来到这个倒霉的世界,然后又离他而去抛弃了他,让他独个儿受罪。有时还破口大骂死去的儿子,骂他没心、没肝、没肺,骂他忘恩负义,骂他害苦了一家。最后又心肝宝贝地叫着儿子的名字,述说着儿子的聪明勤奋,儿子的孝顺体贴,数落着自己的种种不是,求他原谅,求他快快回来,否则他实在活不下去了。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场景啊!起初,他的哭诉让人们流泪,次数多了,人们就疏远了他,远离了他。因此,多数时间,老人总是一个人在喝闷酒,借酒浇愁愁更愁。酒后的发作使得老人显得更加衰老了,他完全丧失了劳动的能力,丧失了自食其力的能力。可怜的老伴也是和他一样,虽不喝酒却默不作声,但内心的痛苦更远胜于他。好在不久之后,作为丧失了劳动能力的孤寡老人,老两口获得了“五保户”的待遇。每人每月领取八元钱的养老金,作为安度晚年的全部费用。这点钱,不能使他们过得很好,特别是老头的酒瘾很大,使得老两口的日子显得特别地拮据。

  而从那时起,人们就以“老五保”来称呼他们,对他们原来的姓名反而不怎么使用了。

  记得我们刚到农场时,人们就是这么介绍他们的。我每次见到他们,总是亲热地称呼他们为“五保大爷”“五保大娘”。可是我从没见过五保大爷有嗜酒现象,甚至没见到他喝过酒。

  在我的眼里,五保大爷的性格是比较乐观开朗的,他虽然穿着打了无数补丁的衣裤,吃得也很是差劲,但整天都是乐呵呵的。我和五保大爷相处的很是融洽,记得有一次闲聊,我不知就里,贸然地问他:“你有儿子吗?”他笑眯眯地回答说:“有!”我又问:“多大了?”他还是很轻松地答道:“还小呢。”并未见他表露出不快的神色。

 尤其是在我听说了他的不幸遭遇后,我心里很是纳闷:他为什么还坚称自己“有儿子”,说儿子“还小呢?”而且是得意之情溢于言表呢?莫不是他的心胸真的特别地开阔?儿子遇难也不放在心上,真令我钦佩不已呢。

 原来,这其中还有一个催人泪下的故事呢,使我回想起来,也不由得为之唏嘘不已。

     几年前,五保大娘出门办事,在路边的草丛中见到一只被人遗弃的小花猫。它还没巴掌大,大概还没满月,瘦得皮包骨,以它极微弱的哀鸣声向路人求救着。当大娘回家时,它仍趴伏在原处,已是奄奄一息了,哀叫声也更柔弱了。大娘看看即将下雨的天空:如果小猫再被雨一淋,肯定是没命了。善良的大娘出于母性之爱弯腰捧起了可怜的小猫咪,将它带回家,给它洗了个温水澡,又喂它喝米汤……。小猫总算活下来了,整天围着大娘转。

 大娘经常将它托在手心上,和它喃喃细语,说它是小宝贝,从小没了娘,是个小可怜,她要好好善待它。

 五保大爷开始时非常讨厌它,说它喵喵的叫得他心烦,嚷得他睡不着觉,要将它扔出去。为此,老两口大吵了一场,甚至摔碎了几只碗碟,大娘无论如何也要留着它作伴,好让屋子里添些生气。最后,在众人的好言劝解下,大爷才勉强作了些让步,大娘终于在争吵之中占了上风,留下了这只可怜的小猫咪。她整天离不开它,时常抱在怀里,还不时用脸去摩擦它的皮毛,显得十分怜爱又特别的惬意。

 随着时间的流逝,大爷的反感也在逐渐地消失,百无聊赖之时,他会经常冷眼看着快乐的老伴,看着温顺的小猫,慢慢地眼中居然也开始显现出温和怜爱之意。

 然而,对那只小猫的真正喜爱还是从五保大爷偶然听到人们对猫的议论才开始的。那天,大爷和几个老头在一起乘凉闲聊,话题不知怎么转到了猫的身上。只听有人说:“猫是最不简单的动物了,它的投胎转世很不容易,得有好多个积德行善、修行很高的道姑尼姑门的魂魄合并在一块,才能投胎成为一只猫。所以它特别喜欢接近人类,特别喜欢和好心人善心人相处,因为它们是由好心人善心人前世的灵魂转化而来的,物以类聚么,你们说是吗?”

 有些迷信的大爷不由地心动了:原来小小的一只猫咪还有这么一个大大的来历!那么我家盼儿生来心肠就特别地好,他会不会也转世成为一只猫呢?这只猫就是他转世投胎的也说不定呢!要不,为什么只有老伴才得到它?为什么老伴会为了它跟我发那么大的火?要知道,几十年来她温顺有加,什么事都由着我,还从没和我拌过一次嘴呢。你看,老伴是多么地喜欢它呀,一刻不见就象丢了魂似的。要不,那只猫怎么就那么听她的话,在她怀里又是那么地温顺,还连连翻滚撒娇呢。对了,对了,一定是上天派送到我们家来的。一定是前世的缘分让他们母子连心哪。那么,我呢?不也是……,莫不是我的儿子盼儿……,我的乖乖宝贝投胎转世来和我们作伴呢……

 回到家里,他虽故作矜持不露声色,可心里又痒痒的难受,在喝酒时,他细细地打量着小猫咪,越看越可爱,越看越觉得自己判断的正确,忍不住伸手去撩拨它,谁知却被老伴挡了回去,还嗔怪着:“别碰它,满嘴的酒气,它受不了。”弄得大爷灰溜溜的好是难堪。

 此后的两三天,大爷没再喝酒,可是眼睛总是不离小猫的前后左右。这一天,他讪笑着,想要去逮小猫,老伴以为他又想欺负它,就来阻挡他,他理直气壮地回敬道:“挡什么,挡什么!我又没喝酒!”他终于将小猫咪捧在了手心上,细细地端详着,越看越怜爱,越看越喜欢。那份高兴劲儿已是很多年没有见到过的了。

 从此时起,大爷再也没有非难过大娘。连他自己也放不下小猫了,甚至和老伴展开了小猫争夺战,而且态度是十分地强硬,比以前要将它扔出去时的态度还要强烈好多倍,大娘根本就拗不过他,只得甘拜下风,好在是一家人,你疼我爱还不都一样的。

 从此,老两口都诚心实意含辛茹苦地护养着小猫,家里重新又有了欢乐,丧子之痛也逐渐淡化了。大爷给小猫起了个好听的名字“花儿”,和他们的儿子仅一字之差。有人戏称他收养了个小儿子,他也并不责怪而且面带微笑,虽说含糊其词却也未加否认。说也奇怪,小猫很通人性,善解人意,只要老两口唤上一声“花儿”,无论多远,它都会立即飞扑而至,跳上他们的膝盖,依偎在他们怀里翻滚撒娇,大爷大娘也会适时往它嘴里塞上一块什么东西作为奖赏。

 为了改善小猫的伙食,大爷彻底的戒酒了,有时还拿着网兜去河沟里捕捞小鱼小虾,可是收获总是不大。为了让花儿快快成长,老两口宁愿自己的伙食很差很差,也要将最好的食物留给他们的宝贝花儿过瘾解馋。

     在他们全力呵护之下,花儿终于长大成为了一只漂亮的大花猫。而在一般人的眼中看来,那完全是一只有钱人家养的富贵猫。如果说当时的小猫遇上了大娘是一种幸运,并不完全确切。因为幸运的感觉程度对大爷大娘来说,更远胜于小猫呢。现在的大爷大娘整天都在看着花儿,整天都想着花儿,唯恐它受到委屈,唯恐它受到伤害。因为他们的精神寄托全依靠在一只小猫的身上了,他们相信它能让他们的晚年幸福美满。生活过得更加有滋有味。由此使得老两口真想再痛痛快快地多活上几年。其实,人们并不知道作为猫来讲,花儿有什么特别之处,只知道老两口是无论如何也离不开它,即使是短短的一刻,也是不可以的。他们还着重注意猫的形象,经常给它洗澡梳理皮毛,甚至还捧着猫头和它喃喃细语,以此来品味其中的乐趣。所以他家的猫也特别的漂亮,特别地引人注目。为了小猫的舒适快乐好看,他们宁愿让自己的形象日渐枯萎也在所不惜。

     那天晚上,我将两位老人让进屋里坐下,当我询问他们有什么事需要帮忙时,他们都有些腼腆都不好意思说。他们只是东拉西扯的说我心肠好,待人热心,深更半夜来打扰也不生气,实在过意不去之类的闲话。再后来他们又告诉我说,他们一般晚上都不睡觉,因为他们家的宝贝花儿总是晚上出去,得等它回来,得给它留着门,否则的话就睡不踏实,听得我如坠雾里,摸不着头脑。他们还说,其实他们早就想来了,因为有件事让他们心烦意乱坐卧不安,想来向我打听打听。

 从他们的眼神语气里,我看得出一定是件十分紧要、十分紧要的重大事情。于是就再三追问究竟是什么事情,甚至还拍了胸脯说,只要是力所能及,我小齐都会全力以赴地帮他们处理好。老人见我有如此豪情,很是信任我。说难得有我如此这般热心肠的大好人。可是刚想开口,由于情绪激动,大爷的眼泪止不住簌簌地滚落下来了,看着十分凄惨。

 大爷抹了抹眼睛,强忍住眼泪热切地问我:“小齐啊,这几天你看到我家的花儿了吗?它几天没回家了,我们着急啊。”我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茫然地望着他们:“什么花儿?”大娘埋怨着大爷:“你这么问,谁能听得懂啊?”大娘又对我说:“花儿就是我家的大花猫,我家老头子当儿子看的,比自己的眼珠子还金贵呢。”大爷不服气:“什么我当儿子看待的,你不是每天非要靠它焐手焐脚的吗?你说,你哪天少得了它?”原来是他们的猫不见了。大娘用手比划着:“有那么大,是黑白交错的大花猫,你见过吗?”

 天啊!我突然明白了!不就是我打死的那一只吗。望着他们凄惨期望的眼神,我知道我闯下大祸了!

 大爷自从爱上了花儿后,就再也没有沾过一滴酒。他要将喝酒的花费全用在花儿身上,所以他们仍旧过着非常艰辛的苦日子。但是为了花儿,就是再苦老两口也是心甘情愿的。两位老人的脸上又开始有了笑容,精神面貌也有了很大的改观,仿佛又回到了以往欢乐的岁月,失去儿子的痛苦也逐渐抚平了。大爷经常抱着花儿,不止一次地对人们说:“别小看他,他就是我的儿子。”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满是灿烂的笑容,一点也看不出他有过丧子之痛。他曾对我说过,他:“有儿子、儿子还小呢,”就是指的花儿。老两口整天都看着花儿,整天都想着花儿,唯恐它受到委屈。他们的希望就全寄托在它的身上,由于有它的存在而忘却了以往所承受过的苦难,他们相信它会让他们的晚年生活过得很幸福,过得更有滋味,有了它的陪伴,就好像是真的有了一座大靠山。

 如今,这唯一的小小愿望,已经被我击打得粉碎了!

     面对着眼前这对如此可怜巴巴的老年夫妇,我不知怎么回答才好,嘴唇嚅动了好几下也说不出一句话来,我从没撒过谎,这次却不得不破例了:“对不起,大爷,我没见过。”大爷又急切地问:“最近几天都没见过?”“没见过。”我只得硬着心肠又说了一遍。

 大爷失望极了:“那到底上哪儿了呢?乖儿子,乖宝贝哎,你到底上哪儿去了呢?想死我了,快快回家吧!”他悲痛地哭出了声。大娘含着泪劝慰着大爷:“着哪门急,我们家花儿会回来的。”回头又对我说:“你别笑话他,我家老头子真是急疯了,他确实是把它当儿子看的,一天也少不了。儿子没了,只能靠它得些乐趣和安慰。”说着,她自己也忍不住伤心地哭出了声。

 我很内疚。但是又不知用什么话语才能安慰他们,只得一遍又一遍地劝慰说:“再找找吧,再找找吧,它会回家的。”  以前曾听人说过,撒一次谎,就至少得用三个谎言来证实它不是谎言,现在的我就是如此,不得不照此办理了。我感觉到脸上热辣辣的难受,如果不是煤油灯的亮度不够,老两口一定会看到我的脸红得厉害。

     两位老人不能再说什么了,只得起身向我告别.当他们沉重的脚步刚挪到门口时,大爷又突然转过身来急切的对我说:“小齐啊,好孩子,倘若我家花儿咬了你的什么,吃了你的什么,千万言语一声,我会加倍加倍的赔偿你,……只是……只是求你千万、千万别打它,它可是我的命根子啊!大爷我求你了,噢?”他几乎要给我下跪,“老伴真的要靠它焐手,否则睡不踏实。我们真的不能没有它啊!”他抹着泪,伤心地大哭起来。

 我的眼睛也湿润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得连连点着头,唯唯诺诺地应承着他。

 大娘搀扶着他,他们向黑暗中走去。外面电闪雷鸣,瓢泼大雨仍然疯狂地倾泻着。我听见他们刚出门没几步就重重地摔倒在泥地上了。

 我真该死!是我害苦了他们!我冒雨冲出门,黑暗中他们还在雨中的泥地上挣扎着,怎么也爬不起来。我上前扶起他们,不顾他们的推脱,执意背起身上满是泥浆的五保大爷,送他们回家去。

 路上,五保大爷喋喋不休地诉说着花儿的聪明,花儿的体贴,花儿的温柔,花儿的种种可爱之处。他还告诉我,花儿偶尔也会闯些小祸,但他和老伴从来都舍不得大声喝斥它一下,即使真的必须责备一下,也都是虚张生势的做做样子而已。可以说,他对花儿的叙述中字字句句都是满满的温情,满满的爱意。说实话,我却觉得花儿确实只是一只再普通不过的家猫,它的聪明,它的体贴,它的温柔,它的种种可爱之处别的猫也都具备。他述说花儿通人性,是因为他们联想着他们去世的儿子盼儿,而把它美化了,神化了。把它作为了他们的精神支柱,对于这对风烛残年没有任何依靠的老人来说,是极其必要的。

 漆黑的道路很不好走,泥泞的土路使我几次差点滑倒而打断了大爷的话语。我从内心发出了我的内疚,想向老人道歉:“大爷,我对不起你,”大爷没理会我的话意,连说:“不怪你,不怪你,小齐,你的心肠真好啊。”

 我终于将他们送到了家。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啊!我心酸地打量着他们的家园,如果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他们的家,是一点也不算夸张的。一间七八平方的小房子,整个屋里没一件象样些的东西,几件破烂的衣物丢在屋角的箩筐里,一些破砖烂棍支着几块板条,算是床,被子硬梆梆的,面子已破损,露出了黑呼呼的烂棉絮。真是个一贫如洗,穷困之极的悲惨家庭。可是他们的花儿呢!他们的宝贝花儿却是那么的肥硕丰满,那么的漂亮,那么的尊贵。猫——花儿,就是他们的全部的财产和全部的希望所在了。

 我将大爷放在了床上,他还一个劲儿地向我道谢,并且深情地对我说:“你真是个少见的大好人哪。”我一边矢口否认着,一边向他们道别,逃也似地冲出门去,踏着漆黑泥泞的土路,顶着狂风暴雨跑回到了宿舍。

     那一夜,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再也没有合过眼。我好悔恨,我好愧疚!我的心情特别地沉重,几乎想大哭了一场。但愿我从没打死过猫!但愿我打死的并不是花儿!

 但是,没有但愿!不该发生的事已经无可挽回地发生了!当年,老两口失去了唯一的宠爱的儿子盼儿,幸好上天又送来了可爱的花儿来陪伴着他们。可是现在,孤寡无助风烛残年的老两口又没有了儿子似的花儿,他们是多么的不幸啊,他们能经受得住这再一次的打击吗?

 他们的希望被我毁灭了,他们的精神支柱被我击倒了。与他们一辈子所承受的苦难相比,我所受到的那点儿委屈算得了什么呢?我理应对自己的行为作出反省,理应对今后的一切行为都做出冷静而又明智的判断,再也不能鲁莽行事了。

     花儿确实已经不存在了,两位老人后来的结果又究竟能怎么样了呢,我无法作出想象并为他们担忧着。其实,后果远比我预料的还要惨痛的多,我没有颜面而且不敢再去探望他们。只听说,大爷的病情加重了。为了找到花儿,他们拖着带病的身子整天东奔西走,逢人就问,寻遍了农场的角角落落,沟沟坎坎,“花儿回来吧!”“花儿,你在那儿呀?”“花儿快跟我们回家吧!”凄凉的呼唤声伴随着风声传播得很远、很远……

 不久,大爷的病情更加严重了,而且是数病并发,不能起床了,打针吃药也无济于事。昏迷中的他经常大叫:“花儿、花儿!”清醒时则哭着求着说:“我好想再见见花儿呀!求求你们,再帮我去找一找吧,哪怕只看一眼,我就是死也瞑目了啊。”

 心病须得心药治,唯有花儿的再现才能挽救大爷的生命,但如此小小的愿望却又是不可能实现的。为此大娘仍旧四处奔忙,苦苦的找寻着,甚至还煞费苦心,托人编造谎言,说是在某处见到了花儿,打算托人去领……,可是结果却越来越让大爷绝望。可怜的大娘害怕失去她在世上的唯一的亲人,不敢想象失去他以后的苦难和孤独无依,暗地里常常独自落泪。她深知无力回天却还是绞尽了脑汁不停地编造着谎言,强装着笑脸哄着他,安慰着他,苦苦地挽留着他。忧愁焦虑的逼迫,使得大娘原本白色的头发显得更白了,衰老的容貌也显得更加的衰老了。

 可是大爷却再也支撑不下去了。就在花儿失踪一个多月的时候,处在弥留之际中的大爷突然悲愤地哭嚷着:“盼儿!花儿!你们等着我,我来了!”接着就口吐鲜血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神情特别地痛苦而眼睛却瞪得特别地大。

 一个小时后,悲痛不已的大娘在绝望之中也永远地闭上了双眼,只见泪珠不断地滚下了她的面颊,她的嘴唇微微的颤动着,似乎在念叨着:“盼儿!花儿!……”

编辑  辰光

在线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