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子晚报国庆报道"齐颖万里走单骑"

发布时间:2016/10/1 21:51:43     点击数:





  


  苏州知青网 辰光

       苏州知青齐颖万里走单骑的故事再次受到主流媒体的关注。今天国庆节,齐颖已经骑行在祁连山脉到达酒泉,他9月5日从苏州出发后,现在嘉峪关就在眼前,扬子晚报网及时用长篇通讯向读者讲述了他的远游故事。以下是扬子晚报网报道全文 。这篇报道也将在10月2日扬子晚报江苏新闻版见报。

      扬子晚报网10月1日讯(通讯员  朱佳范  记者   薛马义)国庆期间,很多人选择了出门远游。在苏州,有一位老人也选择了远游。不过,他从9月5日就出发了,而且是独自一人上路,交通工具只是一辆自行车,他此次远游的目的是宁夏银川,途中将经过江苏、山东、山西等地。1日,他已经到达了甘肃省酒泉。他就是苏州单车王、65岁的老知青齐颖。

     

      据了解,齐颖从14年前就开始骑行之旅,而且都是单人独行,曾经单车骑行到过黑龙江抚远、西藏拉萨、海南三亚、黑龙江漠河等地。在骑行过程中,曾无数次遇到艰难险阻,但每次都化险为夷。对此,他与扬子晚报记者的分享骑行体会就是,遇事不惊,量力而行。

      14年前一场打赌“骑遍苏州乡镇”,让他爱上“骑游”

      齐颖17岁到农场插队,是原江苏生产建设兵团黄海农场知青,1979年回城后在园林系统工作,目前是拙政园退休职工。

      14年前,齐颖萌发了骑行天下的梦想。“骑行收集到的第一枚邮戳,是2002年12月16日”,齐颖记忆犹新。当时,一位同事和他打赌“骑遍苏州乡镇”,齐颖早上8点从苏安新村出发,沿途“骑游”木渎、藏书、东山等,直到晚上8点,一天“敲”9个邮戳。从此,骑游收集邮戳,成了齐颖最大的业余爱好。2003年7月16日,齐颖的“骑行邮戳集”中,就盖全了苏州乡镇邮戳。

    此后短短几年间,齐颖“骑行收集”走遍全省县城。2012年退休后,齐颖的“骑行收集”越玩越大。2012年5月9日起,齐颖单车一人上路,以平均每天骑行150公里的速度,到达黑龙江漠河。第二年,齐颖又花了近2个月的时间,骑行到广西、海南,在三亚收集到一枚“天涯邮戳”。

图片

在珠穆朗玛峰大本营留影

      今年3月27日,齐颖从苏州出发,单人骑单车,以每天平均骑行150公里的速度,经过江苏、安徽、湖北、重庆、四川,于5月1日进入西藏。一路上,他克服了大风、暴雨、大雪、低温及高海拔等困难,顺利抵达拉萨,并于17日登上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
图片
西藏之行前的壮行 
 图片

西藏的去行线路 

图片

西藏之行盖到的各地邮戳

图片

  西藏回程的线路 

    “在85天里,我骑行了9000多公里,经过12省,骑过14座高海拔山,一共盖了200多枚沿途邮戳。最令我开心的是,我盖到了珠峰大本营的邮戳。”
    截至目前,在齐颖专门制作的“骑行天下”横幅上,他“骑行收集”的全国各地邮戳已经有两千多枚。
 
    “万里走单骑”并非那么容易!西藏之行,“减肥”20多公斤
    最多一天推了10多个小时,他的车子零件被颠得脱落“散架”   
    当然,“万里走单骑”并非那么容易。齐颖告诉扬子晚报记者,2012年5月那次黑龙江漠河之行,最多时一天骑了260公里,从凌晨5点多钟一直骑到晚上七八点钟。据齐颖回忆,东北偏远地区往往骑一天看不到村落,最麻烦的是成群结队的蚊虫,齐颖只能加快骑速和蚊虫“赛跑”,还使出把外套包在头上只露眼睛的“大招”。

图片

西藏骑行路上遇到的驴友

    在从漠河到满归的路上,由于车辆坏了,齐颖只能用雨披挡住蚊虫进攻,抓紧时间动手修车。路况差、找不到补给、车坏等各种状况,更是“家常便饭”。
    今年去西藏时,他沿国线318,骑行过武汉、重庆、成都等地入藏。“碰到的第一个拦路虎是折多山。”据齐颖介绍,如果翻越这座川藏线上的高海拔山出现高原反应,进藏就“歇菜”了。幸运的是,他并没有出现高原反应。为了越过此山,齐颖早上6点就推车出发。由于山高路陡和体力不支,齐颖推着车足足走了6个多小时才到达山顶。  

图片

在西藏米拉山口留影

图片

在羊八井留影 

图片

在珠穆朗玛北大门

    “最危险的是翻越业拉山”,齐颖说,他花了5个多小时才到山顶,到山顶已是晚上9点多,周边天寒地冻渺无人烟,幸好路上有“驴友”帮忙找到藏民家庭,才安顿下来。回程中,齐颖又碰上修路,在坑坑洼洼中艰难推行,最多一天推了10多个小时。这段艰难旅程结束后,他的车子零件被颠得脱落“散架”。
    “只要坚持,就可以看到最美的风景,感受到最难忘的风土人情。”这是齐颖最大的收获。“去时99公斤,回苏75公斤”,一路“减肥”20多公斤,齐颖称自己“身体更轻健”。
 
    “万里走单骑”中,他收获了满满的感动和友情
    一路上,他曾屡屡得到素不相识的“贵人”相助
    当然,在“万里走单骑”中,他也收获了满满的感动和友情。例如,今年的西藏之行,一路上就有贵人相助。4月5日中午12点,武汉中山公园,经过10天的骑行,齐颖与前来迎接他的武汉知青崔启健兴奋地会面。原来,在齐颖从苏州出发之后,苏州知青文化研究会会长钟慎明就与齐颖西征途经地的知青朋友联系,尽可能给他伸出援手。
    4月8日,齐颖刚出武汉,在途中遇到三位成都知青骑友,成都骑友帮助他调试车子。4月10日,途中一位老乡留齐颖在他家住宿。4月11日,在齐颖奋力蹬车上一大山坡时,有一辆农用车在他面前停下,车上下来两人,竭力劝说齐颖坐他们的车,顺带他到恩施城里,而且一分钱不要。齐颖很感动,接受了他们的帮助,搭车到达恩施。恩施老乡还请齐颖在家作客,晚上还陪伴他去土家族街区参观。齐颖说,差不多节省了两天时间,刹车也修好了,体力也得到了有效恢复。
    4月23日,当齐颖到达四川雅安后,当地的一位退休副市长高女士和她的老伴在一家茶室迎接了他。原来,高女士也是一位知青。“高女士和她的老伴,他们陪我逛了街,在一优雅的河边品了茶,为我找到了一个比较便宜的旅馆,还请我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当然,最大的收获就是叙述了知青间的友谊。我也对他们的热情招待表达了苏州知青的真诚谢意。最后是依依惜别。”
    5月6日,当齐颖到达西藏八宿县邦达镇后,他继续往一个雪山业拉山攀登。可是当他登上山顶海拔4658米时,天已暗了,气温下降,四周找不到住地。此时正好有辆汽车经过,车上一位在四川工作的无锡人吴先生伸出了援手,给他吃的喝的,并要求他搭车下山去找住的地方,可是齐颖坚持要在附近找地方住。在吴先生的帮助下,齐颖在山顶的一位藏族老乡家住下了。热情的藏族老乡用牦牛肉和酥油茶招待了齐颖。
    “虽然当天我的计划有误,但也创造了在高海拔地区待的时间最长的记录。一般人登顶怕高原反应,只稍稍停留一下,而我却停留了一整晚,还在上面就餐、睡觉。这对一般骑游者来说,是绝无仅有的事。由此,我比他们的感受更深一层次了。”
 
    骑行天下花费不大!自行车是花1600元买的,路上花销每月2000多元
    修车工具盒很重要!每次远征,他都要带上5只备胎和多盒冷补胶
图片
齐颖西藏回苏州,众人迎接
    
       齐颖的坐骑是一辆红色的女式变速旅行车。它随他多年,曾两次万里走东北,一次走海南。他选择女式车是为了上下车相对方便。前年,他骑行到云南,就是这辆车出了故障,只能把它托运回苏州大修。此次出征它任重道远,为此,主人专门请了多位骑行朋友为它会诊,再作了一些调试。
     “骑行天下花费不大。”齐颖算了笔账:自行车是9年前花1600元买的,齐颖自己学会修车,这几年换零件的钱花了2000多元。一路上吃饭花销,每月在2000多元。
    齐颖骑行时,携带的一般是一只大旅行包。包内主要物品有双人帐蓬、睡袋、多副手套、防潮垫和打气筒,有必要的生活用品、药品……,以及一个修车工具盒。每次远征,他都要带上5只备胎和多盒冷补胶,还带上一些重要的小物品,如夜视镜、手电筒和手机充电宝等,以备不时之需。
    至于路上的吃住,齐颖表示,自己会随着带着干粮,路上遇到饭店,就上饭店吃。如果没有,就自己吃点干粮。晚上,骑行停下来之后,如果有小旅馆,就会投宿。“一般都是那种十几元的小旅馆。”或者找个老乡家住一宿。如果没遇到,就自己打个帐篷,睡在随身携带的睡袋里。当然,他的骑行线路,一般都是沿着正规的“大道”进行,比如国道、省道之类。
 
    建议:对于中老年来说,骑行最适宜的是中短途
    骑行时,一定要精力完全集中,在确实保证安全的状态下进行
    齐颖在接受扬子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行车骑游是一项适合个年龄段人们的活动。不过,对于年龄较大的人们来说,最适宜的就是中短途骑行。“我们可以以轻松的心态骑行在本市的各条道路上,各个乡镇,欣赏那里的自然风光,人文景观。”时长五六个小时,路程五六十,七八十公里,一星期一两次或者两三次都是可以的。如果体力充沛,准备充份,也可以花上一星期或者十来天的时间,通过骑行,沿路浏览一下省内外以及邻省的一些城市乡村的民俗民情、城市建筑、名胜古迹等等,也不错。
    不过,齐颖还是认为,作为中老年的人群来说,骑行还是应该以身体健康,愉悦身心为主题,来进行这样的活动。另外,在骑行时,一定要精力完全集中,在确实保证安全的状态下进行。如果能约上三五好友和志趣相同者來共同进行这一活动,那就更好了。
    另外,骑行远游对人体的要求确实比较很大。齐颖表示,他的身体素质一直很好,几乎没生过什么大病,平时感冒也很少,身体很健壮。平时,他也积极加强锻炼,不出游的时候,几乎每天在苏州都会去爬爬山,或者骑自行车到处转转,保持自己的体能和体质。“出去一趟,就是把自己平时锻炼积蓄下来的能量发挥一下。”
    齐颖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一般情况下,他每天大约七点左右出发,六点半左右结束。有时候,中午会休息一下,约半小时。其他时间,都在骑行,但速度比较慢。如果路上,他看到或者遇到好的风景,就会停下来拍拍照,发发微信。“其实这也是在休息,所以我一路上也不觉得累。”
图片
西藏之行前的壮行(苏州知青文化研究会会长钟慎民和齐颖)
 (照片由齐颖提供)



在线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