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十年耕读教师生涯

发布时间:2016/9/9 15:43:38     点击数:

blob.png 

苏州知青网  作者 俞莉萍

196410月,高中毕业的我积极响应党的号召,插队到了唐市公社许浜大队第八生产队。那是一个离市镇最远,且交通不便的村落。位于常熟、吴县、昆山三地交界处,地名“草荡村”,三面环水,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船。

生产队长一见到我们插队青年,就高兴地说:“这下好了,文化人来了,孩子们有希望了”。原来由于这里是穷乡僻壤,交通闭塞,村里的成年人基本没上过学。队长略微识得一些字,全村文化水平最高的就数读过高小的生产队会计了。离这里最近的学校,是外圹河对岸昆山的一个村办小学,也有十多里地。路远不说,还要摆渡过河,很不方便,所以上学的娃娃廖廖无几。

不久,公社决定在各大队开办耕读小学,选派知青担任耕读老师。我所在的8队和邻近的3队、4队,联合办起了一所“草荡小学”。学校就设在8队一户富农的堂屋里,村民们从自家搬来了桌子、板凳,墙上简单粉刷了一下,贴上毛主席像,挂了块黑板,就这样,开始了我近十年的教学生涯。

说实话,从没当过教师,心里有些惴惴不安,生怕教不好。但看到热情的村民,看到孩子们稚气的笑脸,见到他们期盼知识的眼神,我心定下来了,决心要好好教。

开学了,家长们带着孩子陆续来到了教室。我一看,有二十来个学生,年龄参差不齐,最小的才四、五岁,最大的已十三、四岁,有几个上过二、三年学。根据实际情况,我把学生分成几个层次,办起了复式班,因材施教,尽量做到有条不紊。

“草荡小学”就我一个教师,语文、数学、美术、音乐、体育等课程都要教,各种才艺都必须掌握,我边学边教,在教学的同时也提高了自身的水平。这么多年,除了上课教育,农忙及放假的日子,我还要回生产队干农活,真的做到了又耕又读。

在漫长的岁月中,我和学生们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我不但传授他们文化知识,还要关心照料他们的日常生活。

平时路远的学生都是自带午餐,天冷了,我为他们蒸热饭菜,有几个贫困学生只带白饭、萝卜干或咸菜,我心疼极了,娃娃们这么瘦小,正在长身体,怎能缺营养,我就让他们吃我做的饭菜。在孩子们的心目中,我不仅是老师,更像他们的亲人。

记得有一年,下着鹅毛大雪,一位学生光着脚来上学,小脚丫被雪水泡得又红又肿,我忙问他怎么不穿雨鞋,他羞涩地低着头小声说:“老师,雨鞋坏了,没钱买新的。”我鼻子一酸,强忍着泪水,连忙打了一盆温水,帮他洗了脚,把我的袜子和雨鞋送给他穿上。多年后,这位学生见到我提及此事,他说:“老师,其实当时我真想扑到你怀里喊一声妈!”

我们大队是标准的水乡,河道纵横交错。3队的孩子上学都由家长摇船接送,如果家长有事,学生就要缺课。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萌生出一个念头:我要学会摇船。就这样,我不顾父亲的劝阻,毫不顾及自己不会游泳,拜村里小姐妹为师,不久,娇小柔弱的我终于掌握了摇船的要领。后来,有我的接送,孩子们再也没缺过课。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作为一名优秀教师,四个大队学校的片长,我始终坚守在耕读小学的讲台上,直至抽调回城。回城前,公社唐书记由衷地说:“小俞,你是名副其实的好老师,真的舍不得你离开呀。”

(图片提供:瞿琳霞)

编辑  辰光


在线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