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终身难忘的日子》裴楚江

发布时间:2015/9/1 12:11:11     点击数:

 

散文诗

终 身 难 忘 的 日 子

----写在纪念下放兵团(临海农场)45周年的日子

裴楚江

 

 双手捧起八匡河水

 我轻轻地问:

 你,还认识我吗?

 她羞涩地说:

 你一定是知青,

 因为河水里伴流着你们的汗水;

 

 摘一支摇曳的芦花

 我心酸地问:

 你,还记得我吗?

 她痛楚地说:

 你一定是知青,

 因为草滩里浸润着你们的血迹;

 

 抓一把临海大地的黑土

 我深情地问:

 你,能想起我吗?

 她认真地说:

 你一定是知青,

 因为土壤里埋葬了你们的理想;

 

 仰望苍穹我泪流满面

 大声地问:

 你—能—记—住—我—们—吗?

 她感慨万分地说:

 你们,一定是知青,

 因为这里蹉跎了一代人的青春;

 

 星星眨巴着好奇的眼睛,

 海风微带着惊诧的脸庞,

 曾经的知青难道又回来了吗?

 是的,魂牵梦萦的临海大地啊

 ----我的第二故乡!

 

 鬓白了,背驼了,腿乏了,脚累了,

 腰板不再挺拔了,两眼已经昏花了,

 可我们从没有停止过寻找青春的脚印,

 睡梦里总还是赶不走失落青春的地方;

 块块条田依旧那样漫长,

 连队住房早已开始荒凉。

 知青的到来

 荒芜的盐碱地曾经红旗飘扬,

 知青的离去

 并没有解散国家的临海农场。

 

 我站在长长的田埂上,

 麦浪告诉我:

 假如没有知青用青春把土地改良,

 盐碱还是不让我们生长,

 稻花告诉我:

 假如没有知青披星戴月的苦战,

 哪有今天的亩产吨粮?

 面对着一次又一次的丰收在望,

 我不得不告诉茂盛的庄稼,

 当年我们为啥要离开这个地方?

 

 一场不可思议的政治运动,

 把懵懂学子搞得晕头转向,

 正在求学的我们被剥夺了学习的权利,

 不情愿地离开了课堂,

 工宣队动员我们上山下乡,

 我们只能含着眼泪

 毫无选择地告别爹娘。

 当我们带着幻想

 第一次站在这块土地上,

 迎接我们的是

 寒风凛厉,盐碱茫茫,

 孤雁低鸣,一片荒凉,

 “住瓦房、穿军装,拖拉机垦荒”,

 动员大会的承诺与现实怎么会是两样?

 难道代表组织的人也会说谎?!

 顷刻间顿时醒悟,

 我们的青春已经被世道流放。

 尽管现实击碎了儿时的梦想,

 第二天还是从地铺上爬起来,

 扛起大锹唱着“下定决心……”

 奔向垦荒的战场!

 

 战三夏,秧田里的水还冰凉冰凉,

 大会战,顶风冒雪河工上红旗飘扬,

 一年忙到头,黑夜忙到亮,

 手上的老茧层层叠起,

 上百斤的重担也没压垮稚嫩的肩膀。

 十年的探索我们渐渐失去了理想,

 十年的苦熬我们感到没有了希望,

 再苦再累我们并无怨言,

 缺吃少穿我们倒也无妨,

 只是那场政治运动带给中国的硬伤,

 在我们的心底被反复掂量。

 如此折腾,中华民族路在何方?

 上山下乡

 难道就是“反修防修”的铁壁铜墙?

 无奈的忍受,默默地祈盼,

 春夏秋冬,寒来暑往,

 一次又一次的降低人生目标,

 换来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八月桂花香,

 九月菊花黄,

 十月寒霜降,

 知青思故乡,

 “我们要回家!”

 竟然成为一代人的最大梦想。

 忽然间拨乱反正的号角吹响,

 我们终于见到了检验真理的曙光,

 一夜间知青踪影全无,

 义无反顾地抛下了

 洒满青春脚步的第二故乡。

 我们带着沉重的伤感终于回城,

 从头开始追求自己的理想。

 当我们拖着行囊走进家门的小巷,

 才发现自己已经遍体鳞伤。

 这个城市已经不再属于我们,

 只有舔着伤痕重整旗鼓迎头赶上。

 

 先天的不足我们笨鸟先飞,

 曾经的学子

 重新坐满了职工夜校的课堂,

 后天的勤奋让领导们刮目相看,

 凭吃苦耐劳才立足于商店工厂。

 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岗位,

 我们终于找到人生奋斗的方向。

 历史车轮滚滚向前,

 中国大地掀起了改革开放的狂风巨浪,

 新旧体制的猛烈碰撞,

 大多数知青又被失业下岗,

 面对着国营企业的纷纷倒闭,

 这个群体再次把铺路石担当。

 没有文凭成了知青身份的原罪,

 改革成本又落在了这代人身上。

 问苍天,问大地,问祖国,问自己,

 ----知青算什么?青春值几两?

 一场闹剧葬送了一代人的青春,

 这种伤痛怎能被轻描淡写所遗忘?

 

 四十五年过去了,

 知青们都退休了,

 可曾经的沧桑历历在目,

 驿动的心还在激情荡漾。

 回顾那段刻骨铭心的历史,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肯定者”自豪地说:

 我们应该感谢下放,

 因为它锻炼自己成为了一个栋梁;

 “否定者”反问说:

 大返城你为啥也回到自己的家乡?

 如果再来一次运动式的下放,

 你对子女的前途如何作想?

 

 当下的现实告诉我们:

 知青已不再是社会的主流,

 农民工才是弱势的羔羊。

 有悔无悔的争论已没有实际意义,

 更何谈知青会得到应有的青春补偿。

 至于那场下放运动是否应该彻底否定?

 由后人去做可能更加顺畅。

 上千万知青对祖国的奉献,

 那是铁的事实岂能被时代淡忘?

 

 亲爱的知青战友们:

 摆在我们面前的时间已经不多,

 夕阳已经当头,

 青春之花不再开放。

 天若有情天亦老,

 人生苦短啊,不要再匆匆忙忙。

 在这刻骨铭心的日子里,

 老知青从四面八方走来相聚在一起,

 凝视着我们自己捐资建立的“知青石”,

 喝着酸甜苦辣的人生酒,

 唱着用青春和热血创作的知青之歌,

 仰望天空,老泪纵横,

  感慨万千,思绪飞扬……

 假如要问我还有什么话要讲?

 这种历史千万不要蹈覆辙

 就是唯一的希望!

 

【作者简介】裴楚江,镇江知青论坛负责人。

 编辑:澹然

 

在线评论